2018年經濟工作的穩與進

翮楷弊暱軓氈忒儂

2018-11-08

張敬偉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年年有,今年的會議非同尋常。一方面,這是十九大後首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具有開篇佈局的重要意義。另一方面,全球經濟步入新經濟周期,會議對2018年經濟重點工作的部署和相關決定,不僅對中國經濟具有指導意義,也有利於中國在全球經濟大局中佔據有利位置。雖然會議會期是18日至20日,但是會議基調在8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工作會議中已經基本確定,即以「穩中求進」為主,推動經濟向高質量發展。「求進」可以理解,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在朝茬o一目標努力。美國的稅改法案即將定稿並在參眾兩院最後通過,特朗普總統希望稅改法案成為他的聖誕禮物、或者送給美國人民的新年禮物。稅改計劃冒荌]政赤字的風險也要搞,就是為了刺激美國經濟增長。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中高速增長態勢,前三季度%的經濟增長已經超預期。來年維持上下浮動的增長區間都是可以接受的,這是「穩」之要義;如果維持更高的增長速度,「進」自然更值得預期。但是,「進」要在「穩」中推進。供給側改革尚未完成,穩增長還存在機制性掣肘,因此「穩」是基礎。此外,十九大報告提出了「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」,同時指出了「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」的新任務,「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、效率變革、動力變革」。加之2017年推進的防控市場風險的系統性改革-資本市場的「強監管」、金融市場的「嚴監管」以及房地產市場的「嚴調控」等等,存在市場延後效應。因此,這些監管舉措還存在茈奕齙A應期,以及市場主體對監管的接受期。監管效果,特別是變成常態化的市場實效,還需要更長時間。因此,讓資本市場和金融體系健全起來,健康發展,強監管在糾偏,糾偏之後還有監管舉措的修正,最終變成制度性監管常態。2018年還是「以觀後效」的一年,是急不得的。資本市場也好、金融市場也罷,以及屬於調控老大難的樓市問題,強監管還只是第一步。遏制其任性、恢復其理性,還要讓其沿茈蕭T的軌道發展,這都需要監管層、市場面乃至全社會協力配合。上述市場,每一個紊亂無序,都會變成系統性的金融風險。畢竟,非法集資、影子銀行、地方政府債等風險要素的存在,不僅是國內問題,也讓海外機構看衰中國,導致全球市場對中國缺乏信心。供給側改革「五大任務」需要「穩」資本市場和金融市場除了監管缺位,一些對接全球的改革還是進行時,譬如中國股市徹底融入全球股市大系統,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尚未完成等等。還有就是,樓市亂象在嚴控之下有所好轉,但是並未徹底解決「房子是用來住的,不是用來炒的」難題。這一難題不解決,樓市依然會陷入「一放就亂、一調就死」的周期性漩渦。租售同權的政策設計和試點啟動,能否成為化解樓市沉痾的良藥,也是2018年的任務之一。還有就是,讓市場變得敏感的房地產稅何時提上立法日程,對樓市的影響如何,也為市場深度關切。上述市場難題,決定了2018年要有穩定的政策方向和市場環境。加之供給側改革的「五大任務」,還需繼續深化,消弭存量沉痾,讓改革紅利最大限度地釋放,所以也需要「穩」。特別是,國企改革還有很多任務沒有完成,如國企負債率高的債務問題,如所有權與經營權不分的尷尬,如混合所有制改革並未觸及國企核心的問題等等。國內供給側改革要求「穩」,全球市場的傳導也要求中國求「穩」。美國減稅法案幾成定局,特朗普以「美國優先」為標準設計的減稅政策,雖然未必能讓美國企業和全球資本回到美國市場。但是,美國減稅計劃帶來的短期效應,卻有不容忽視的風險傳導。一方面,全球資本會有流向美國的短期趨勢;另一方面,會形成全球性的減稅競爭-歐盟已經抱怨美國減稅帶來的這種競爭風險。在此情勢下,中國稅改還要繼續推進,在營改增的基礎上繼續減費降稅。美國加息縮表的貨幣政策正常化,以及其他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的調整,也要求中國制定更為穩妥的貨幣政策。內外市場情勢下,來年經濟工作必須把握好「穩」和「進」的節奏。﹝